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无敌从超能开始 > 第040章 夜轩的用心

第040章 夜轩的用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天墉城,翡翠谷。
  
  如今,翡翠谷已经进入到了黑夜。
  
  由于每次新人考核加入天墉城,都需要天墉城大师兄带领监督,可大师兄从不管事,此事自然就落到二师兄手中。,
  
  二师兄是执剑长老门下,执剑长老大弟子凌越下山除妖,那么这件事情,肯定就被负责弟子考核的陵端,分配给了百里屠苏,由百里屠苏代替二师兄执行。
  
  陵端喜欢芙蕖,而芙蕖因为喜欢凌越,不好直面凌越,百里屠苏又是凌越关系最好的师弟,所以只能找师弟百里屠苏帮忙送东西,导致被陵端发觉,处处与百里屠苏作对。
  
  当然,最后他的结局自然不用说。
  
  “三师兄,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?如果被发现的话,我们肯定会被逐出天墉城的。”陵端的狗腿子肇临胆战心惊看着自家三师兄,眼底充满了害怕。
  
  如果被赶出天墉城的话,他们就真的完了。
  
  “你要是怕了,你就可以回去了。”
  
  陵端扫了眼这个以自己为首,给自己出谋划策的肇临,不悦的说道。
  
  闻言,肇临闭上了自己的嘴巴。
  
  他在天墉城修行,还要依仗陵端师兄,才可以生活的逍遥自在。
  
  毕竟这是掌教真人的亲传弟子。
  
  当翡翠谷中的精灵,开始‘调戏’新入门弟子的时候,陵端看了眼远处树木之下,饶有兴趣看着被撵的鸡飞狗跳新人的百里屠苏,“百里屠苏,马上就让你笑不出来。”
  
  他运用其灵力,将手中的困妖壶往天空一扔,手中开始掐法诀,嘴里念念叨叨,就像是神棍似的。
  
  下一刻。
  
  困妖壶之中,飞出三道红光,飞速朝着远处的人群飞去。
  
  而陵端快速收起困妖壶,转身就带着肇临离开。
  
  不离开被发现的话,他们的麻烦就大了。
  
  而正在看戏的百里屠苏,忽然感觉到了股妖气,抱着的双臂缓缓放下,面目严肃看向周围的森林,一股浓浓的妖气来袭。
  
  这绝对不是翡翠谷中的精灵。
  
  “啊!”
  
  正被小精灵们撵的到处乱蹿的新入门弟子中,陡然传来一道凄厉的惨叫,一名新入门弟子被一只红色的鸟,给抓伤,倒在了冰冷的草地上,嘴里发出了惊恐地惨叫。
  
  “救命啊,有妖怪。”
  
  “救命,妖怪来了。”
  
  一道道求救的声音,不绝于耳。
  
  百里屠苏也抽出了自己手中抱着的剑,飞身而起,便是扑向了准备再次袭击一名弟子的姑获鸟。
  
  可是姑获鸟的速度特别快。
  
  在他还没有攻击到姑获鸟的时候,姑获鸟已经扑向了黑暗的森林之中。
  
  “没事吧?”
  
  从幽都跑出来的风晴雪和来天墉城找起死回生仙术的欧阳少恭,连忙赶到那名被袭击的新入门弟子身前,将他给扶起来,担心的说道。
  
  “没事。”
  
  这名新入门考核弟子咬着牙,额头上密布着密密麻麻的汗水,摇头道。
  
  他想要拜入天墉城,即便有事儿,也肯定要说没事儿。
  
  万一,这也是考核中的一环呢?
  
  “快带着他们离开。”
  
  百里屠苏看见再次扑来的妖兽姑获鸟,飞身便是与之缠斗起来。
  
  一道道剑气在这片地方腾起。
  
  剑气斩击在姑获鸟的身上,竟是发出了清脆的钢铁碰撞之声。
  
  长剑斩落在那羽翼之上,更是发出了火星。
  
  “咻。”
  
  骤然,一道剑芒来袭。
  
  顷刻间。
  
  正在逞凶的姑获鸟,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被灭杀。
  
  天空中飞射而来一柄通体火红色的战剑,在即将坠落在地的时候,瞬息变回了人形。
  
  见状不妙的两只姑获鸟,扇动着翅膀迅速离开。
  
  这道降落在地上的身影,冷冷扫了一眼。
  
  仅仅一眼,两只拥有辟谷境修为的姑获鸟,发出两声凄厉的尖锐鸣叫,便是化作了灰烬,随风飘洒。
  
  “这……”
  
  看见眼前的这一幕,风晴雪和欧阳少恭都有着错愕,此人究竟是谁?
  
  如此恐怖的吗?
  
  仅仅一个眼神,便让两只拥有辟谷境界修为的姑获鸟殒命?
  
  “大师兄。”
  
  而累的气喘吁吁的百里屠苏,看见出手的人,连忙走过来朝他抱拳行礼。
  
  “带新入门的弟子回去,考核通过。”夜轩扫了眼神情并没有多么慌张的风晴雪和欧阳少恭,目光落在百里屠苏的身上。
  
  “是,大师兄。”
  
  听罢,百里屠苏也不禁松了口气。
  
  话落。
  
  夜轩也不停留,直接化作一柄剑,迅速消失在了翡翠谷之中,朝着天墉城飞掠而去。
  
  “屠苏师兄,这位是?”
  
  风晴雪看着这个青年离去的背影,有些不知所措。
  
  幽都的情报之中,天墉城可没有这么年轻又具备超强实力的年轻一代啊。
  
  “大师兄是掌教真人的大弟子,天墉城大师兄。”
  
  百里屠苏解释道。
  
  他虽然没有见过大师兄,但看他的实力与容貌,绝对不是第十一代的前辈长老,那么肯定就是他们天墉城的大师兄。
  
  “掌教真人的大弟子?修为好强啊,完全不是那个陵端可以比。”
  
  欧阳少恭眼底闪烁着惊讶,这实力,那个陵端与之比起来,完全就是萤火与皓月的差距啊。
  
  对此。
  
  百里屠苏并不答话,没有必要去重伤师兄弟。
  
  ……
  
  天烨殿。
  
  夜轩降落在大殿之中,将被自己束缚而来的两个家伙,无情扔在了大殿中心,冷冰冰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:“跪着,敢起来,那就死。”
  
  “大师兄,大师兄,我们真的只是路过啊大师兄,我们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  
  陵端连滚带爬到夜轩身前,刚想要站起来的时候,一柄冷冰冰的剑,便是悬浮在他的脖子上,他还未说完的话语,直接卡在了喉咙之中。
  
  “我的话,不想说第二遍。”
  
  夜轩都未曾看他们俩人一眼,闭上自己的双眼,背负双手静静伫立与大殿之中。
  
  “咕咚。”
  
  看见那漂浮在自己脖子上的战剑,陵端和肇临干涩的咽了口唾沫,眼底充斥着恐惧,只好老老实实跪在大殿之中,不敢废话。
  
  而涵素真人得知大徒弟回来了,也连忙从自己的寝殿走来,看见跪在大殿之中,脖子上漂浮着战剑的陵端,有些不解,陵端又怎么招惹到他的大师兄了?
  
  “师尊,师尊,大师兄要杀我,救命啊师尊。”看见自己的靠山来了,陵端当即就准备起身朝涵素真人跑去。
  
  结果却被冷冰冰的声音打断:“你是真的想死吗?”
  
  陵端的动作,也被这道冰冷刺骨的声音给打断,他的求救声也戛然而止。
  
  “徒儿,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有什么话好好说,毕竟,陵端和肇临都是你的师弟。”
  
  涵素真人也不好苛责夜轩,毕竟这可是被他寄以厚望的掌门人选,也是他天墉城的未来,他也只能询问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  
  “陵端身为天墉城三师兄,掌教真人亲传弟子,设计坑害同门师兄弟,手足相残,释放禁妖洞妖物姑获鸟,针对新入门弟子考核,敢问师尊,这是否已经违反天墉城规定?”
  
  夜轩注视着自己的师尊涵素真人,沉声说道。
  
  “什么?”
  
  闻言,涵素真人眼底出现了难以置信,自己的亲传弟子,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?
  
  “不是的师尊,不是这样的,我没有针对新入门弟子,我只是针对屠苏……”
  
  顿时,陵端就有些手足无措,但却不敢反驳说大师兄诬陷他。
  
  他可不想要招惹这个家伙。
  
  “你,你竖子,你知不知道,你究竟在做什么?天墉城规定你忘了?残害同门师兄弟,本座真想要一掌毙了你。”涵素真人脸上全是惊怒,眼底全是恨铁不成钢,你怎么敢啊?
  
  那可是执剑长老的亲传弟子啊。
  
  执剑长老可不是天墉城的人,那是自己的好友,是自己邀请来到天墉城的。
  
  人家可以随时走,你这样迫害执剑长老弟子,你这是置天墉城在何地?
  
  “师尊,饶命,饶命啊,这一切,都是肇临干的,对,就是肇临蛊惑我干的,师尊,徒儿知道错了,请师尊责罚。”
  
  陵端被吓得亡魂大冒,余光瞥到旁边大气不敢喘的肇临,他连忙甩锅给旁边的肇临。
  
  而肇临刚想要反驳的时候。
  
  却是被陵端给恶狠狠瞪了眼,以作警示。
  
  看见陵端师兄的眼神,肇临也闭上了自己的嘴巴。
  
  “哼,从今日起,肇临发配到伙房干活一年,每月前往藏经阁抄书三十遍,免除一年的月奉,一年后未达到辟谷境,废黜修为,逐出天墉城。”
  
  “陵端清扫一年天梯,每日不清扫完不可吃饭,与肇临一起,每月前往藏经阁抄书三十遍,免除一年月奉,一年后未达到金丹境,同样废除修为,逐出天墉城。”
  
  很快,涵素真人便是想出了对策,冷冰冰的说道。
  
  “什么?”
  
  陵端和肇临眼底出现了难以置信。
  
  这惩罚,未免太重了吧?
  
  “你们有意见?”
  
  涵素真人冷冰冰的说道。
  
  你们两个蠢货。
  
  没被人抓住,或许罚轻一点,可是你们被自己大师兄抓住,怪谁?
  
  而且,你们跟执剑长老的弟子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?
  
  不惜以这种方式,去算计人家。
  
  “没,没有,谢师尊(掌教真人)开恩。”
  
  看见涵素真人那不容置疑的神情,两人额头的汗水不停往外冒,说道。
  
  “今后,再找执剑长老门下麻烦,必定将你们逐出天墉城,自生自灭。”涵素真人严厉的说道。
  
  你们两个混账东西。
  
  “是是是,保证不敢了。”两人连忙应是。
  
  这次没有坑到人,反倒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。
  
  “还不退下?”
  
  涵素真人威严的说道。
  
  “是。”
  
  两人连忙从地上爬起来,迅速朝着天烨殿外走去。
  
  “哎,这两个不争气的东西,让徒儿见笑了。”
  
  涵素真人也没办法,长长叹息一声,说道:“好不容易回趟家,徒儿怎么不在家里多待些时日啊?”
  
  “打扰师尊休息,是徒儿的罪过。”
  
  夜轩微微躬身行礼,说道:“修仙者,本不应该被世俗凡尘所牵绊,陷得越深,修为精进就越缓慢,此次回来,欲要冲击凝虚境界,想请师尊为徒儿护法。”
  
  “嗯,此话不错,总被世俗凡尘牵绊,修为精进也比较缓慢……什么?你要冲击凝虚境?”涵素真人微微颔首,可听着听着,就有些诧异。
  
  自己大徒弟,即将冲击凝虚境界?
  
  我的天呐。
  
  这才多少年啊?
  
  他当年从凡人修炼到凝虚境界的时候,貌似花费了整整六十年,六十年啊。
  
  可自己徒弟,十年就走完了自己六十年才能走完的路?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