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周始皇 > 第九十四章 南下大梁

第九十四章 南下大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当今之时,欲使贵国君候夺回大义,没有比促使天子还都洛阳更好的了。”夏日里,临淄城外段干家庄园里的亭子下,缑落如是对段干朋说道。
  显然,在鼓动齐军救援邯郸后,缑落一直在临淄等候消息,大王在魏军之中无法联系上,所以缑落只好等待。好在几个月后,缑落终于等来了大王赞赏的信,但同时又得到了新的任务,那就是继续鼓动齐军为难魏国,大王认为这具有一定的可能性,且有利于让魏候放他回家,但需要再推一把火而已,所以缑落又出现在了段干朋的园子里。
  接到新的重要任务,缑落自然是兴奋的,见段干朋阴着脸不说话,便又劝道,“此次出师让秦人抢了先,却是不曾料到,此非汝之过,若是贵国君候认为乃战之不利,说不定会怪罪于汝,故而,不如再出兵,若能逼迫魏人不敢出兵河西,则是大义之所在啊。”
  此话似乎刚好说到了段干朋的痛处,只听其开口道,“此次出征,是战之利,或非战之利,某家君候自有主张。是否再出兵向魏,某家君候也自有主张,不劳先生费心。”
  这话说的有些生硬的意思了,缑落只好止住了接下来的说辞,好在已经把这个意思说到了,算是埋下了一粒种子在段干朋的心中了,就只看段干朋往后再怎么想了。于是缑落很快就转移了话题,说起了段干朋不在这段日子的临淄故事,说着说着又说到了纸张的生意上,这倒是两人的利益共同点了。
  段干朋显然已经不是那么抗拒周王室的人了,留缑落吃了晚饭,缑落也就辞别了。
  其实段干朋现在也是在心中深深的犹豫,到底要不要帮周室呢?本来觉得小小的数邑之地,连自己都保不住,能指望什么?科室这次在邯郸城外见识了投石器的威力,又在缑落那里确认了这投石器就是周室所创,不由令段干朋的心中有那么点偏向周室了,若是周室真的能稍微复兴一点,齐国或者直接说自己又是否能搭上这架快车,捞上点好处呢?
  这一切都需要段干朋来仔细琢磨,同时再观看观看。
  此时安邑的周扁倒是又过上了惬意的生活,一干侍女舞女歌妓都在,于是便又开始了声色之乐。魏国似乎也不是那么着急,没有立即发兵向河西,而是在四处调动兵马,不过一想也是,攻打邯郸就已耗费了力气,何况河西败兵,也得段时间重新整顿,不过依着魏侯的性子,或许就在明年春天吧,秦魏必有一战。
  就这么等着,琢磨着,两三个月过去了,缑落依旧在试图说服段干朋,段干朋也开始了对齐侯的试探,毕竟这年头,谁都想立功是不?随着缑落和段干朋之间关系挑明,造纸厂的事情也好办了,临淄的生意所获依旧大部归段干朋,但齐国境外,首先是大梁和邯郸也开了卖纸的店,总算开始把纸的生意给铺开了,各地均买通了当地大户以及国中贵族,王室暗组的力量也开始了渗透,看起来周扁的网已经随着生意渐渐开始铺向了各国,形势一片大好,可是周扁知道,自己一日不回洛阳,形势就一日不会真的好转。
  很快就又过去了一年,这是周扁离开洛阳的第三次过年,也是第四个年头了,当初离开洛阳的半大小子,现在也长的超过了宁越,由于良好的伙食以及每日刻苦的锻炼,周扁已经算是个壮小伙子了,与樊馀比剑也很能对攻几百回了。
  但还是被困在魏人手中,随着身高的增长,周扁心中的愁也越来越多了。
  事情总是在变化的,新年过后,形势似乎在好转,段干朋终于下定了决心,花费了十二分的力气来说服齐侯出兵逼迫魏人,齐侯渐渐的也开始心思活络起来了,毕竟去年的拳头打空了也不好受。
  魏人也开始了更加频繁的兵马调动,这次似乎还是魏侯想亲征,夺回河西,但据说朝中反对声很多,毕竟魏侯几次亲征除了抢回天子,其余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建树,在国内贵族看来,不仅片土未能夺回,还丢了河西之地。相比虚名,贵族们似乎实在的土地。并且在魏国,贵族们也是一支很大的力量,所以魏侯也不得不考虑如何去安抚这些贵族,又或者在魏侯看来,或许正是因为自己长期亲征在外,以至对这些贵族的震慑都少了许多。
  秦国也一直不敢放松,军队一直在扩招,一直在训练,以至于很多新兵都是临时拉来,连战袍都没有,只能拿着简陋的农具跟在军队后面呐喊助威。只是新夺回来的土地,迫于国内贵族压力,大都分给了贵族们,没有片土分给农户或士兵,得到这个消息周扁很是吃惊,不过想想也是,商鞅还未进秦,秦国也还未完成从奴隶制向封建制的转换,所以在这个时代,这很正常。
  等到播种的季节过去,魏国国内开始紧张了起来,连路边的小贩都知道魏军就要出动了,都在讨论着是在北边渡过西河直接攻打大梁,还是绕道函谷关。周扁也开始紧张了起来,齐国能阻止魏国的行动吗?
  没有想到的是,四月初便有好消息从临淄传来,齐国也开始打造投石车了。
  这分明是齐军要行动的迹象,看来齐侯真的要大干一场。至于投石车的图纸,周扁早已授权缑落适当时候可以献给齐人,反正魏国已经强行要去,也不怕再泄露了。
  四月中旬的样子,第一家卖纸坊在安邑正式开张了,立刻就引起了满城轰动。纸张,是安邑贵族和士子们早就见过了的,但都是高价从临淄买来,这次在安邑直接便有了售卖,价钱低了许多,量又足,真的是供不应求啊。但买卖的秩序很好,因为满城官吏都早就得到了警告,这卖纸坊是公子昂的产业,谁也碰不得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